英超射手榜最新排名,英超积分榜最新排名,英超赛程2019-2020,英超历史射手榜

老师在这头,学生在那头——2020年春夏学期上课记

2020-06-29 14:18:45

2020年,从春天到夏天,到了端午节。学期快要结束了。

上周四上完课后,布置了考试事项,并感谢了同学们一学期网课的密切配合,然后和大家互道再见。讨论区在纷纷飞送的小花中跳出了一条留言:老师长什么样子啊?老师长什么样子啊?然后跟了若干条,我一边在电脑前整理资料,一边在心里暗笑:留下悬念了!奇异的学期!学生不知老师什么样子,反过来老师也没有见过一个学生。其实期中有一次,群里同学突发奇问,老师,头像是你吗?好美,我说头像不是我,学生说好想见老师,哈哈,我说会的,不久校园见。原以为5月份会回校园,后来以为期末一定会回校园考试,结果是学期将要结束了,师生竟没有见!

腾讯讲课,我没有开视频。说实话,视频讲课,挑战不小。眉眼口鼻,众目睽睽,何况女老师,即使经得住,镜头下,也会失去很多自由。

每周9节网络课,体力劳动是减轻了不少,没有异地的舟车劳顿早出晚归,身体还真是有点小安逸,但此得彼失,焦虑也伴随着每一次课,担心直播中出状况,尤其对于一个电脑小白,每次课前祈愿:电脑不要出问题啊,网络不要出问题啊,千万不要停电啊;教室上课,只要人亭亭立于讲台,就是到岗,万事大吉,电脑坏了,网络坏了,话筒坏了,停电了,一切都有专人负责,而网课,全部自己负责。现在网课接近尾声,我无比感谢寒假前夕果断新换的这家网络,经受了这样不寻常的考验,如果是原来那家,不堪设想;感谢我的联想电脑,这台电脑平常状况不断,三天两头去维修,这个学期虽然还是老牛一样慢钝,竟然一次次平安无事;大概鉴于疫情期间很多人在家里上课上班,小区也给力抗疫,没有一次停电。网课前新买的话筒,这学期立了大功,快递是在一个下雨天送到的,取回来外包装全部烂掉,担心物流摔坏了,结果一切正常。话筒切记下课关掉,免得直播其它无关声音,尴尬的事在别人那里可是发生过。

网络直播教学,老师在这头,学生在那头。老师这边,陷身于“家”,经常会在一地鸡毛中讲课,家人在侧,难得一见你讲课样子和声态,有点好奇,使人芒刺在背,如果指出你有一个字念错了啊,不免尴尬、懊恼。

学生在家,大约也深陷无奈的“家扰”。一次讲《游园惊梦》,放了几分钟昆曲视频,我问大家听曲的感受,一个学生说,我妈纳闷,问我几时喜欢听这个了,知道有家长在旁听课。没进过大学的家长终于有机会听到大学老师讲课了,大学的课原来这样!大概免不了一番评判吧。这个老师讲得好,那个老师普通话太差之类。我热烈欢迎听之任之。倒是校方完全可以做一个家长角度的网课调查评价吧。

课前看着学生纷入课堂,人数递增至满员,总有欣慰和满足。其实网课在线而人在睡觉也大有人在。我讲课中间偶尔会问一句,大家有没有打瞌睡?他们马上飞送小花,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倒是有一次上完课看到一个学生留言:“老师,对不起,因为晚上失眠,早上看直播不小心睡着了”还主动招供呢,我说,那看看回放吧。

朋友圈能看到一些学生的后台风景,旅游胜地打卡的,在老家交朋会友的,和父母家人享天伦的,还有烤蛋糕的,做菜的,卖水果的……住在家里,学习和生活、劳动、家务等不得不打成一片了。有一次收作业找不到一个学生,全群广而告之后,他终于出现了,原来一下课就在店里帮忙,忙得没上qq;还有的每天帮父母接送外甥侄儿上学的,有的课余在果园忙着卖水果的,有负责给上班的家人煮饭的,晚上煮好饭才空着肚子匆促赶来签到上课的……这和校园的学习生活完全是不同风味啊,比在校园更辛苦,更庞杂。他们难得和父母家人生活这么久,一日三餐是妈妈的味道,但是没有教室没有图书馆没有校园甚至没有教材,学习总归会受到严重影响吧,虽然社会是一个“大课堂”。期中作业收上来,宅家文学阅读笔记,大部分是《海底两万里》《童年》《小王子》等,或者是中学生读物,或者家里的那几册老掉牙图书,或者是网络上找到的流行读物,我也只能黯然。

难关就是这样度过的。会有一些不得已的失去。

现在想来,也有令人怀恋的醉课时光。

周四晚上三节课很辛苦,8点第二节课下课,有20分钟休息,一下课大家在讨论区都要宣布一下:“吃饭去”“买奶茶去”“喝汤水啦”之类,而我必须下楼去倒厨余垃圾(每晚9点前小区收一次厨余垃圾),8:20集合上课,大家好像一个个气喘吁吁赶来,忙着送花签到,讨论区一派吃饱喝足的气氛,剩下是45分钟简直余勇可贾,竟然不知不觉就下课了。尽管身上衣衫都汗浸湿透了,人却意犹未尽神采奕奕。

考试正在进行,放假也在即。疫情还在。网课成为我教师生涯的一次特殊体验。

虽然,和学生不曾见面,其实,另一种晤对更多更频繁,腾讯课堂的问答,qq大群的交流沟通,小窗口的私聊叮咛,不是如晤如对吗?改作业的过程更是“见字如面”,认真的敷衍的;论文风的的学生腔的;文采飞扬的质朴无华的,似乎音容生动,宛然如见。

看着160个学生的名单,一个个念熟了的名字,不由会想象他们的音容身影。他们也会想象这个老师的样子吧!胖的、瘦的、美的、不美的、年轻的,不年轻的……也许一闪念就过去了。他们要想的事情太多了。

这个特殊的学期,借助网络,完成了16周的教学任务。但师生毕竟隔着远程,即使每次课堂显示满员,那端的真实图景只能靠脑补了,前面说了,睡觉是有的,吃东西也是有的,还有签到后就忙别的去了甚至玩儿去了的……当然不乏正襟危坐听课做笔记的,也不乏热烈回应着问题和老师互动的……一切皆有可能,另一端必然是这些参差的图景;讨论区里,那一条条飞来的互动,是活跃的少数,而沉默的是多数,但是有什么关系呢!即使实体课堂也是景象参差呢!网络课堂没有更不好,特殊时期的权宜方式,可喜可慰者更多。

从春天到夏天,不论投入课堂的情况怎样,这个特别的学期必然使这些年轻健康的躯体和心灵有了更多特殊的的体验和经历吧,就像春天田野的秧苗,经过几个月风雨,总有茁壮的成长,这是一定的。而这个成长绝不是这16次课能够给与的。

作者/通讯员:英超射手榜施永秀 | 来源:人文与传播学院 | 编辑:黄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